2009年2月4日 星期三

日記--在德國周間一天的例行公事(流水帳)

Germany2009_0115(024)  在這邊由於每天公車班間隔時間是一小時一班, 所以為了不錯過公車, 我通常會提前十分鐘到站牌處等待。我搭的是 8:20 那班公車, 所以通常我六點五十就得起床。早餐每天都差不多各式火腿薄片冷盤, 各式起士, 各種雜糧黑麥麵包加抹醬: 奶油,數種果醬, 蜂蜜等等 , 一盆什錦水果 "湯"?, 三種乾穀片, 一籃水煮蛋, 三種優格, 煎小圓肉餅.  飲料就蘋果汁, 柳橙汁. 熱的有茶跟咖啡可選. 住了十五天, 每天都一樣。比較值得一提的是用餐時候常常會碰到一個很像奪魂鋸當中的 John, 讓我每次跟他 Guten Morgen 之後, 都會想到他用低沉沙啞的聲音回我 " I wanna play a game..."





早餐有的時候 Bruno 會問你要不要吃炒蛋, 由於能夠吃到熱騰騰的蛋, 所以我每次都會跟他說要。吃完一輪之後, 喝個兩杯咖啡, 就出門搭公車去了

 

 

Germany_3_0020

    圖中那個圈起來看起來很像台灣健保局的符號的 H 就是公車站牌, 我每天早上八點十分就到這等公車了, 通常會陪我等的就是一群看起來是幼稚園的小朋友。小朋友們個個都背著大書包, 活力充沛的在公車亭那繞圈跑來跑去, 非常的可愛。我是很想要幫他們照張相作為紀念, 不過平常上班日我是不會帶相機的 (園區禁止拍照), 放假日他們又不上學, 所以就沒有照片可以證明他們有多可愛。小朋友皮膚都超級好, 白嫩嫩的, 看久了差點就忍不住變身為怪叔叔了。上了公車之後, 更是整車都鬧哄哄的, 只有一次司機受不了吼了他們一下, 才稍微安靜一點點。附帶一提, 公車 BUS 在德文中的唸法是 "布斯"。

    最後一個星期五我自動放假, 本來有機會拍到他們的, 但詭異的是, 一樣八點二十分的公車, 這一站居然沒有小朋友上車, 頓時冷清許多。正當我在車上想著為什麼沒有小朋友上車的一百個理由時, 在第三站有一個孤單的小朋友上車了。他一上車發現居然看不到他的同學們, 顯得有點遲疑, 問了司機先生幾個問題後, 還是決定坐到幼稚園去。可惜我都聽不懂, 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到了幼稚園後平常都是一大群小朋友擠在後門準備等待門一開就起跑, 看誰先跑到教室。 今天倒是空蕩蕩的, 只有那個小朋友緩緩的走向教室。沒了那群精力充沛的小朋友, 我的精神好像也差了一點。

  

image 上班地點是在一個工業園區當中, 每天早晨我都要到守衛室去領門禁卡, 下班時再繳回去。公司研發部裡面就跟大學沒兩樣, 都是一張書桌, 擺台電腦。照片中的位置是跟我同辦公室的 Anca, 她跟 Wulf 一樣都是還沒作最後的博士論文口試就先來這上班了。人很不錯, 英文講得也很好。在這個小組裡面都是博士跟準博士, 大家都好相處, 中午都會在一樓集合好再一起去餐廳用餐。

  園區的餐廳總共只有兩家, 公司會補助 60% 的餐費 (我是客人, 所以讓公司請全額的), 所以一般吃個一餐大約 4 歐元就可以吃得很飽很飽了。在這邊我總共吃了十餐, 每一餐吃的東西都不一樣, 公佈欄上都會有每天的菜色, 口味也都很不錯。溫博說在德國的大學也是有這樣的食堂, 學生一般來說都不用花很多錢在吃飯上。相較之下, U of Alberta 就缺少這樣一個學生餐廳, 那些連鎖快餐實在很容易就吃膩了... 聽說醫院那邊有員工餐廳, 也許也是一樣每天換菜色也說不定。

這些德國同事們吃飯都超快, 一邊吃飯一邊說話, 從 12 點出發走到餐廳, 然後排隊取餐付款, 往往在十二點半之前大家就吃完了。然後就去喝杯 Espresso, 加上巧克力。通常同事間是輪流請客, 有人請咖啡, 就有人去買巧克力, 然後就邊喝咖啡邊聊天到 50 分左右, 就回去上班了。

下班時間也很不一定, 像秘書三點半就走人 (不知道幾點來的就是), 一般是五點走人。我則是待到 5點55分才走人, 搭回 Oberrodenbach 的最後一班公車, 18:13 就是最後一班了, 如果沒搭到的話... 就有點可怕, 因為回去的路都是森林, 雖然是沿著公路旁邊, 但卻一盞路燈都沒有。

 

     Hotel Barbarossa 同時也有一個 Bruno's Resturant, 老闆就是 Bruno, 他年輕時在遊輪上當廚師, 世界各地都跑遍了, 後來才在 Oberrodenbach 這個小地方買了房子開業。他有四個兒女, 剛好兩男兩女, 我這次只看到小女兒跟小兒子在家幫忙, 其他兩個都出外工作了。大女兒現在在南非, 跟他年輕時一樣, 也是跑遍世界各地。餐廳的餐點不便宜, 一般主餐就要 12 歐元起跳, 若要加上沙拉甜點的話, 20 歐跑不掉。不過 Bruno 大概看我沒什麼錢, 就算我 8.5 歐, 有開胃菜跟主餐。印象最深刻的是水煮豬排加酸白菜絲加馬鈴薯慕斯 (因為實在是磨得很細很細, 吃起來又很鬆軟)。厚厚一大塊的豬排, 應該有醃過, 所以整塊都有入味, 完全沒有 "豬味", 最重要的是, 它非常的嫩, 在嘴巴中不須費力咀嚼, 沒有肉的纖維感。酸白菜絲搭配豬排更是恰到好處, 回加拿大後也要去買顆 sour cabbage 回來 "剉籤" , 酸白菜之於豬排, 就相當於白蘿蔔絲之於生魚片呀~  馬鈴薯慕絲是我這兩個星期以來吃的馬鈴薯料理法當中最讓我回味無窮的。在德國這兩個星期, 幾乎每餐的澱粉來源都是馬鈴薯, 以炸跟水煮兩種。在園區內的餐廳吃到的以炸的居多, 也很好吃, 但就沒有什麼特別。而水煮的馬鈴薯泥則是很黏稠, 所以我吃到慕絲口感的馬鈴薯便驚為天人, 驚歎不已~~~

 

 

 

Germany_3_0012

畫面上方的就是老闆的 "加料", 一碟是酸白菜底下還擺了一塊跟盤子中一樣大的豬排。另一碟則是滿滿的馬鈴薯泥。

          Frankfurt_0317

最後附上一張跟 Bruno 老先生的合照。滿臉通紅的我, 代表的是喝上滿滿一大杯的德國生啤酒... (事實上喝個小杯就夠我紅的了)

晚上除了上網趕進度外, 沒事當然就是躺在床上看電視囉。這邊的電視會講英文的只有 CNN 跟 BBC 兩台, 其它通通是德文, 連好萊屋電影也一樣。所以在轉過幾輪之後, 看到英文台突然自己的英文變好的錯覺, 那種熟悉感, 讓我覺得英文好像是母語一般親切呢~

要說到電視節目跟在加拿大看的有什麼不一樣的話, 主要就兩個, 一個就是深夜成人節目尺度更大, 另一個就是有很多怪怪的 Call in 高額獎金益智節目。成人節目露兩點是基本, 如果電影需要, 第三點也是沒有在噴霧或上馬賽克的, 反倒是 MV 中手機的品牌都被噴霧蓋掉了。成人節目大概就那樣, 在網路資訊快速流通的年代, 電視成人節目實在也沒什麼值得特別提的。倒是 "付費 Call-in 獎金節目" 的盛行令我感到新鮮, 雖然我不懂德文, 不過看久了大概也知道在玩些什麼。有簡單的字謎遊戲, 兩張圖片找不同點, 移動一根火柴棒使得數學式子成立, 腦筋急轉彎 等等, 常常都是節目主持人一個人在那邊撐, 有時碰上沒有人解得開的題目, 撐個一兩個小時也是常有的事。以下就是我拍的一些照片, 可供大家作為參考。至於是不是因為德國人喜歡動腦筋所以可以搞到變成製造業出口世界第一, 我就不知道了。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補充一下, 我在 hotel 轉到的頻道約有三十個, 最高有印象三個頻道同時都在作這種益智猜謎的節目...

 

其中一定要特別來談談這一題, 有興趣的朋友先看畫面的文字, 看能不能悟出這是在問什麼?

image

如果看文字沒感覺的話, 可以聽聽主持人唸題目, 透過以下影片體會一下. 

 

 

 

這一題我從他 1000 歐元開始看, call-in 的四個觀眾一直鬼打牆, 獎金也一直往上加, 但觀眾就是答不對, 真見鬼了...  主持人都已經講那個答案是錯的, 觀眾還一直講一樣的答案, 我也看到要起笑了~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到了晚上十一點, 女主持人把兩大杯的飲料喝光後換個男主持人接手, 題目還是一樣, 答題的四個人還是那四個... 我開始懷疑到底那四個人是不是真人了, 哪有答了一兩個小時, 明明主持人都講這答案是錯的, 還是堅持不換答案的.  另外為什麼都沒有其他人 call in 進去答題, 也是我覺得奇怪的. 不過因為不懂德文, 不清楚他們的遊戲規則是怎樣, 就不花心思去猜了~  我這時候再過六個小時就該出門搭車去飛機場了, 此時已經是晚間十二點半, 從晚上十點開始, 這樣一個小學生可以秒殺的腦筋急轉彎的題目, 居然也能讓這個節目猜個兩個小時, 獎金還能累積到十萬歐元... 我真是猜不透你呀, 德國人...

後記: 這題的題目就是 莫妮卡的爸爸有五個女兒, 分別叫 利利, 拉拉, 嚕嚕, 囉囉, 那麼, 第五個女兒的名字是? 

準備要看解答了嗎? 請看

4 意見:

匿名 提到...

哈哈哈,真的很白痴…不過,跟著一起看兩小時的人是不是更……ㄟ…哈。(有賣“剉”好的酸白菜啦。自己剉也太辛苦了吧)

cd81 提到...

你有來德國喔 我也在德國! by Ecophilia板工

NIEN, Teng-Wang 提到...

Hello~ cd81 板主 (是無敵 cd81 翻譯機嗎? :P )

我只是去兩個星期而已~ 你在德國多久啦

cd81 提到...


去年九月來交換學生 待到九月
不過沒有像你這麼好的待遇...